管仲在齐国为相42年,以一己之力,通过高超的策略,使齐国变成一个政治、经济和军事的强国。而且通过经济手段,扩张领土,通过会盟的形式,重新建立了东周纷乱的政治秩序。

  在此基础上,管仲以华夏文明的捍卫者,传统秩序的维护者的面目,带领诸侯各国,抗击蛮族的入侵。使处于诸侯割据、中央弱势的周朝,延续了国脉,华夏文明也得以继续稳定发展,对中国后世的影响极为深远。

  孔子算是他的高级粉丝,《论语宪问》记载:“子曰:微管仲,吾其被发左衽矣”。这句话的意思是,如果没有管仲,我们恐怕要披头散发穿左衽的衣服了成为蛮族。而曹操和诸葛亮,也都把管仲作为精神偶像。

  管仲虽然在外交上善于不露声色地获得巨大利益,手段显得确实厚道,但他的反战思想和政治上讲诚信、顾大局的做派,让孔子认为,管仲是货真价实的仁义之人,并因此给予他高度评价。但是,在“俭”与“礼”方面,儒家对管仲持批评态度。

  后世对管仲的评价却很犹疑。管仲重商的各种举措,让后世重义轻利的文化传统,无法予以充分全盘接受。而专制王朝对商人群体的提防和不信任,也很难继承管仲的重商主义。大概也只有如曹操、诸葛亮等人,为追求改天换地的伟业,才会将他作为学习的好榜样。

  除了管仲自身综合素质确实过硬外,他的改革之所以在齐国能成功,也有很多客观原因。

  二是齐国地处中原之外,东临大海,不是处于四战之地,外部军事政治压力相对较小,拥有较为宽松的发展环境。

  四是周礼虽然崩坏,但并没有彻底崩塌,与战国相比,国际竞争并不残酷,齐国拥有长期缓慢发展经济社会的时间。

  五是齐桓公本人对管仲信任无限,彻底放权,为管仲施展个人才华,提供了平台。人离不开环境的制约和塑造。正如罗伯特弗兰克的《成功与运气》一书指出,“运气对成功的重要性远远超过大多数人的想象”。

  后世的商鞅遇到了和管仲相似的环境,他吸收管仲的思想。比如,他推行军功爵制,根据耕战业绩,不分贵贱,奖励勤人。而且彻底实现“利出一孔”,国家对资源具有超强的掌控力,商鞅变法因此取得傲娇的成绩。只是商鞅死在秦孝公之后,所以落了一个悲惨的下场。管仲则幸运多了。

  大概管仲没有实现“利出一孔”,将资源完全掌握在国家手上,国家层面的激励政策最终成了口号,没有完全落实下去。而重商政策导致大量资源流入商业,百姓们可以通过盈利更高的商贸和手工业,发财致富,自然对危险的战争和辛苦的耕作,不感兴趣。即便齐国拥有超强的武装资源,也不可能有效激励将士,为齐国开疆拓土。

  管仲死后,齐国脆弱的政治构架和制度,瞬间崩塌,齐国的霸权,也因此烟消云散,这是管仲的悲哀。而商鞅死后,秦国却在商鞅留下的政治经济制度体系,继续前行,直到统一天下。